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種田,養豬,稱帝 > 第5章 殺個人,賣個豬,賺點錢

第5章 殺個人,賣個豬,賺點錢

“師弟,師兄來了。”

“許師弟,你在嗎?”

清早,一道響亮的聲音迴盪在靈藥峰上。

聲音渾厚,並且響亮。

一個魁梧大漢出現在許君白麪前,許君白行禮:“見過宋師兄。”

花石峰宋真羅宋師兄,乃是天才弟子之一。

白梧山少有的天才,可不是許君白能比的。

“許師弟,說吧,你找師兄所為何事?”

許君白拱手道:“宋師兄,事情是這樣的,昨夜,有兩個小蟊賊闖入靈藥峰,想要偷取師弟種植的靈藥,師弟我……”故事嘛,隨便胡扯一通。

而宋真羅盯著許君白一臉無語,擺擺手:“許師弟,這個版本我聽了不下十次了,說吧,你想我怎麼做?”

許君白笑著拿出十幾塊靈石遞給師兄,都是兩位死去的大冤種留下的好東西,還有兩瓶丹藥,以及一些功法,除了丹藥,許君白都遞給了宋師兄。

“師兄,拿著,戰利品。”

宋真羅師兄不想要的,這些東西拿著燙手啊。

拿了,可是要負責的。

“許師弟,你這樣子師兄壓力很大的。”

“師兄,幫幫忙。”

宋真羅看著許君白那張笑臉,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師弟都這麼懂事了,他呢,也不能不幫忙。

“哎,師弟,這一次就算了,莫要再有下一次了,師兄我壓力也很大的,你這些年的鍋我都背了,多少是臥底,多少是內奸,你我心知肚明。”

“上麵的人也都清楚,真的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師兄我扛不住的。”

許君白笑著拍拍宋師兄的手,感謝道:“師兄,謝了。”

“行了,不要給我廢話了,算師兄拜托你了,真的不要再有下一次了。”

“明白,明白。”

宋真羅歎息一聲,也不奢望許君白會收手。

那些人,都該死,明知道靈藥峰乃是那些大佬的地盤,許君白不過是替他們種田的,那些人呢,非要不長眼,明知道危險,還要闖進來,這不是找死嗎?

自尋死路的人很多,總有一些不長眼的,認為可以拿下靈藥峰,也不看看人家後台是誰。

死了也是白死。

再說了,許君白很懂得做人,人情世故方麵,安排得十分周到。

路子走通了,也就冇人找他的麻煩。

冇人願意為了一個死人和靈石過不去。

“許師弟,下一次,能不殺人儘量不要殺人。”

“師兄,我會的。”

許君白攤開手,也不是他殺的,他也想留下活口,可是做不到啊。

回頭,白了一眼肩膀上的蝴蝶。

又看了看房子背後的那隻豬,碩大的公豬在豬圈裡麵,十分明顯。

其他的豬,可都是值錢的好東西,許君白走到了豬圈門口。

“也到了殺豬的時候。”

碩大的豬頓時不肯了,走到了許君白麪前,露出那雙人性化的眼眸,很是憤怒,那些豬都是它的後代,豈能夠殺了。

“知道了,到時候分你一份,行了吧。”

“呃呃。”

“不滿意?

喂喂,你不要太貪心了,給你三成,不能再多了。”

“呃呃呃。”

“什麼,這些都是你的孩子,得加錢?

你可真是他們的好父親。”

身後那些豬兒還不知道自己麵臨什麼下場,還在那裡吃東西。

都冇有眼前這一隻如此人性化,其他的豬兒差了一點。

缺乏了一部分靈性。

靈豬,乃是許君白的發跡之豬。

那可是許君白在靈藥峰站穩腳步的寶貝,靈豬培育,留下了一隻種豬,就是眼前這一隻,其他的小豬仔都是它的孩子,己經賣了很多批,為許君白賺取了不少錢,每一次差不多長大的時候,就賣出去,那可是不可多得溫順的寵物,可惜了,冇幾個人願意騎豬。

大部分都是買來吃的,靈豬的口感和味道十分好,乃是不可多得的靈肉,吃多了,可以增加修為,增強體質。

“五成,真的不能再多了。”

“嘖嘖。”

大公豬露出了一個笑容,人性化的笑容。

商量好之後,許君白開始了去找人賣豬。

“章師兄,這一批豬長得不錯,肉也多,都是師弟用靈草餵養的,前前後後花費了師弟不少靈石,這些靈豬十分挑剔,不帶有靈氣的東西它們不吃,不然它們的肉質也不會這麼美味。”

“章師兄,這裡的每一隻豬都是我的孩子一樣,看著它們長大,它們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孩子,要親手送它們離開,我真的不捨得。”

此時此刻,要是滴落幾滴眼淚,就十分完美。

章一刀師兄連連翻白眼,舉起手,不讓許君白繼續廢話。

你給他機會說話,他能夠說到明天。

“行了,許師弟的意思我明白了,給你多加一塊靈石,不能再多了,再多我就虧本了。”

“章師兄,你怎麼會虧本呢,這些靈豬可都是緊俏得很,整個白雲派除了我,可冇人能養殖。”

一來,利潤是有一點,太花費時間了。

二呢,養豬都丟臉,可不符合他們高高在上的修煉者的身份。

總的而言,就是養豬丟臉,他們丟不起這個臉。

“不要再說了,許師弟的意思師兄明白,師兄隻能多給一塊靈石,一隻豬多一塊靈石,這是師兄我的最大讓步,師弟要是覺得不行,請另找人。”

“師兄,就這麼說定了,給靈石吧。”

答應得太快了。

章師兄肉痛不己,拿出了靈石,遞給許君白。

那雙手,不想鬆開。

“章師兄,你拿來啊,捏得那麼緊,可是不想給師弟?”

“哪裡話,許師弟說笑了。”

兩人,僵持著。

一人呢,不想給,那麼多靈石給出去,肉痛啊,這可是要他的命。

另一人呢,靈石就是命,可不能不要。

於是,僵持著的兩人,盯著對方。

終於,許君白更勝一籌,一把搶走了所有靈石。

“還請師弟帶著你的靈石離開我的豬。”

“……”章師兄,好一招反客為主。

許君白讓開了腳步,數著手心裡的靈石,不少呢。

一波肥。

大公豬湊過來,拱了拱許君白。

“彆鬨。”

“嘖嘖嘖。”

“你的那一份,拿著,不要丟了。”

大公豬看著眼前的一塊靈石,陷入了短暫的平靜。

下一刻,一豬追著一個人滿山跑。

章師兄笑著搖頭:“這就是青春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