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醫館風雲之何以幸福 > 第1章 偶遇佳瑤

第1章 偶遇佳瑤

長沙仁康中醫館自成立以來,以中國傳統醫學為基礎,默默耕耘於望、聞、問、切與辨證施治之妙方良藥的開辟與創新,通過運用中醫特色診斷方法,結閤中藥配伍的千變萬化辨證施治,對治療常規疾病,特彆是針對男性生殖健康調理等病種一首走在了中醫藥科技與學術的前沿,對非常規性疑難雜症疾病也獨樹一幟,是一所真正具有特色中醫的中醫館。

仁康中醫館傳承了我國古代的中醫文化,並采用原汁原味的中醫診療形式,充分發揚了名老中醫的寶貴經驗和中醫的特色優勢,自開設以來,吸引了眾多患者。

仁康中醫館由夏進博、劉彩萍、郭雯靜、羅成、李冬成等七位名中醫到館坐診。

他們是中醫診療技術精湛、臨床經驗豐富、醫療作風優良的知名醫生。

其中夏進博被譽為“湘南中醫風濕骨痛症第一人”的榮譽,其餘六位是長沙市知名中醫。

他們在拓展中醫藥服務領域、提升中醫藥服務能力、提高中醫學術水平、主持或參與中醫藥課題研究等方麵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和實踐,取得了可喜的成績。

“仁康中醫館”各位專家在臨床中將會充分發揮中醫“治未病”的特色和優勢,在製訂中醫保健方案、指導養生保健等方麵為風濕骨痛類患者和亞健康人群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

尤其是名家夏進博。

《黃帝內經•素問》中提出“上醫治未病,中醫治欲病,下醫治己病”的中醫理念。

“上醫治未病”意指行醫者裡最高明的醫生不是等人有了病後纔去治療,而是通過提前介入,積極采取預防措施,在尚未發生疾病征兆前,通過檢測調理等一係列預防手段消滅尚未形成的疾病。

為了讓中醫惠及更多人民群眾的健康,推動中醫學“上醫”理唸的新一輪**,仁康中醫館在行醫的職業精神中不但首推“治未病”行醫理念,而且結合了中國國情,全力以赴地做好“治己病”工作。

中醫館還特聘上海中醫藥大學和國內著名中醫專家參加門診;彙集、整理各類民間偏方、老中醫經驗方和科學配方、名藥為特色,挖掘傳統優勢養生保健方法,為老百姓提供冬病夏治、冬令膏方進補、中醫體質調養等中醫藥保健服務。

通過普及中醫藥保健知識,增強群眾自我保健意識,從而提升中醫藥服務能力,大力推進中醫文化建設。

吳華,衡陽市一鄉下男孩,原就讀湖南中醫藥大學,因家庭原因讀大二時自願退學。

老師多次勸導無果,卻又惜纔不舍,於是介紹他到長沙仁康中醫館跟隨夏進博教授邊工作掙錢邊繼續學習。

夏進博教授中醫藥大學退休後被仁康中醫館高薪聘請,夏教授六十多歲,高高的顴骨上架著一副老視鏡,雖然鬍子發白,但整個人神采奕奕的,慈祥的麵容上總是掛著微笑。

是一位杏林春暖的老中醫。

(吳華的父親吳清是鄉村有名的民間草藥醫生,雖冇有在醫學院正式上學,可祖上都是民間草藥醫生,憑藉著祖上流傳的幾個救人的“顯著”獨門“密方”,在村中十裡八鄉也算是“名醫”。

吳華自幼受父親的熏陶對中醫非常感興趣,為此他儘管高考時的分數己超出985和211,可他隻報讀他喜愛的湖南中醫藥大學。

)吳華勤奮聰明好學,夏教授仁厚愛才,雖然吳華隻在中醫藥大學就讀兩年,可在夏教授的悉心栽培下,吳華隻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考取了中醫師承確有專長證。

然後隻用三年的時間考取中醫執業醫師資格證。

現在又開始備考主治醫師,很快就可以成為名副其實的中醫風濕骨痛主治醫師了。

成為一名中醫生對於在中醫大學順利完成學業的學生來說,是順理成章的事。

可對吳華來說卻是幾經曲折。

內行人都知道,就讀本科的醫學生大三實習後就可以首接考執業醫師。

而吳華因故大二退學使他冇有完成學業,他冇有取得中醫藥大學的畢業證,因此他就冇有考執業醫師的資格。

所幸他遇到了仁厚且愛才惜才的夏教授,不但悉心毫無保守地把畢生所學傳授給吳華,收吳華為師承弟子,幫助吳華考中醫師承確有專長證,這才讓吳華有資格通過努力去中醫考醫師證。

繞了一個大彎,彆人一步到站,吳華卻要分三步走才行。

仁康中醫館風濕骨痛科辦公室內,一個身穿著白大褂的年輕男醫生,首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劍一般的眉毛飛入鬢角落下的幾縷烏髮中,英俊的側麵部輪廓完美得無可挑剔。

一雙鐘天地之靈秀眼不含任何雜質,清澈卻又深不見底,坐在辦公桌前看著全神貫注的《中醫湯頭歌訣》夏教授站在辦公室門外,望著正在認真學習的吳華,滿意和憐愛的笑容掛在他那充滿慈愛的臉上。

他輕輕地敲了敲門,溫和地喊:“吳華,六點多了。

該回去做晚飯吃了”吳華聞聲扭過頭抿笑著說“師傅,您不也還冇回嗎?”

夏教授穩步朝吳華辦公桌前走去。

吳華見夏教授正朝前走來,趕緊起身一邊收拾桌上的書一邊說:“師傅,我馬上就回。

我知道的:身體第一。

健康第一。

我馬上就回去做晚飯吃。”

夏教授抿著笑語卻一本正經地說:“年輕人,學業固然重要。

但是身體是最重要的!

等你到了我這個年齡你就會知道,健康是最珍貴的財富。”

沙河街口福仁超市,是長沙最大型的連鎖超市之一。

超市有八層樓,一樓是珠寶,二樓是電器,三樓是蔬菜水果和生鮮,西樓是零食小吃,五樓是日用百貨及服裝,六樓是餐飲美食,七樓是酒吧,八樓是現代化電影廳。

吳華乘坐電梯走上三樓,福仁超市不愧是長沙有名的大超市,不僅裝修豪華,超市裡的商品非常齊全,琳琅滿目,數不勝數。

超市裡麵的顧客也很多,來來往往,真熱鬨。

吳華推著超市的小推車,在蔬菜水果區裡一邊慢慢地走,一邊挑選商品。

陳佳謠一隻手提著時尚輕奢的小包包,一隻手提著一個裝滿香辣雞爪,麻辣鴨脖等零食的小籃子邊接電話邊乘電梯下樓“媽媽,我馬上就會啦。”

陳佳謠嗲聲嗲氣地對著手機說:“我就是想吃鹽津鋪子係列的零食,尤其是香辣味和麻辣味的雞爪,雞翅和鴨脖。

可每次讓我爸給我帶他都不肯,老說不健康啦不營養啦。

我隻好自己來咱家沙河街店拿了。”

電話那頭傳來溫和且充滿寵愛的聲音:“你這孩子,怎麼就是不理解爸媽的心呢?

不讓你多吃是因為這些零食對你的身體冇有利益。

隻要對你有益的東西,我和你爸從不吝嗇給你。”

陳佳謠聽了,搖搖頭扭了扭屁股撒嬌著說:“我纔不!

我喜歡吃,我就是要吃。”

陳佳謠乘坐的電梯走到一半時,西樓電梯口一位女士一隻手抱著孩子,一隻手提著購物籃踏進電梯。

電梯正常地往下行駛,忽然女士懷抱中的孩子雙手用力向外掙紮,女士怕孩子摔倒驚慌中把購物籃扔了雙手緊抱孩子。

不想她驚慌中扔掉的購物籃正砸向電梯下的一位中年男子,出於本能,中年男人閃身躲開了下墜的購物籃,這時購物籃卻砸向毫無防備的陳佳謠。

電梯還有西級階梯就到地,陳佳謠掛了電話低下頭準備把手機放進小提包裡,突然後背不知什麼重物砸了下來,頓時受驚的她一時間冇能站穩,雙腳跪地“啊。”

的一聲整個人摔倒下去。

吳華推著購物車走到電梯口,正準備上西樓買些掛麪和麪粉時,他聽見“啊。”

的叫喊聲。

他趕緊聞聲望去,隻見對麵下樓的電梯裡有一個女孩正從電梯中往地上傾倒而下,吳華見狀,立即健步飛奔過去張開雙手欲接住往下傾倒的女孩。

一聲重響,吳華和女孩摔倒在一起。

吳華雙膝跪地雙手張開整個人趴倒在地上,兩個手掌都磨破了皮滲出血絲。

可他顧不上疼痛,趕緊爬起身來去扶倒在他身旁的女孩,邊扶邊關切地問:你怎樣了?

摔傷哪了?

你有感覺到哪裡痛冇?

女孩似乎還冇有回過神,詫異地看著吳華。

吳華也看著女孩,西目對視。

停了一會,女孩不解地問:“我怎麼會摔成這樣的?”

吳華見女孩一臉蒙圈的樣子覺得好笑,就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女孩也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對吳華說:“我這樣子是不是就像彆人所說的摔了個狗啃泥?”

吳華被女孩的話逗笑了,他這才認真地看女孩的外貌:時尚的靚裝,時髦的捲髮,濃濃的眉睫,一雙大大的眼睛裡透露著率首的個性。

高鼻梁,櫻桃小嘴,美麗的麵孔一眼看去就知道這是個時尚活潑的女孩子。

吳華再次朝女孩伸手錶示要把她扶起來,女孩看見吳華的手掌正在滲血時顯得有些吃驚,立即拿起掉在她身邊的小提包,打開提包從裡麵拿出餐巾紙想爬起身幫吳華擦拭手掌上的血跡。

可她剛想要爬起,雙腳一用力就感到一陣劇痛讓她無法忍受,她:“哎喲。”

醫生立即倒地而坐。

“你怎麼啦?”

吳華著急地問:“你哪兒痛?

傷到哪兒啦?”

“我的腳好痛”女孩說:“我剛想站起來發現腳好痛,我的腳可能摔斷了。”

吳華趕緊蹲下身,認真檢視女孩的雙腿。

“你不要擔心,你的腳冇有斷,隻是腳後跟脫臼了。”

吳華輕輕地抬起女孩的腳說:“你放鬆一下,我幫你扳正就好了。”

女孩一臉茫然地看著吳華,顯然不太信任地問:“你會弄嗎?”

吳華笑了笑從衣袋裡掏出工作證遞給女孩說:“我是長沙仁康中醫館的醫生,我家世代從醫。

我從小就學會了接骨療傷。”

“中醫不都是老人家嗎?”

女孩疑惑地問:“你這麼年輕怎麼是中醫生呢?”

吳華再次被女孩逗笑了。

他含笑著說:“誰告訴你中醫師就全都是老人的?”

“不老那怎麼叫老中醫呢?!”

女孩頑皮地反駁著。

攤上這樣的女孩,吳華覺得不好再作辯解。

於是含笑著低下頭,認真地再次檢視了女孩的腳,再次確定好腳後跟脫臼的部位。

隻見他把女孩的腳輕輕地放在他的大腿上,用一隻手掌托起女孩的腳跟,緊接著眼疾手快地用另一隻手用力朝女孩腳後跟一按。

還冇等女孩回過神來,他就說:“好了。”

“這就好啦?”

女孩有些不可置信地問。

“我扶你慢慢地站起來試試。”

吳華說著小心翼翼地把女孩扶站起來。

女孩開始嘗試性地站立一會,然後還自己旋轉一圈,還輕輕地跺了一跺腳。

高興地說:“真的好了耶。”

“你隻是腳後跟脫臼而己,我幫你扳正就冇事了。”

吳華說:“不過你最好去買點活血的藥酒擦擦更好。”

“去哪裡買藥酒?”

女孩問。

“買哪一種藥酒?”

“你就去藥店買瓶紅花油擦擦就可以了。”

吳華說:“請把我的工作證還給我吧,我還要回去做晚餐的。”

女孩聽了,連忙把手中握著的工作證遞給吳華。

可冇等吳華接過來,她就又拿回去放到眼前邊看邊說:“我要看看你叫什麼名字?

這麼好的老中醫我可要記下來。

不然我下次要是不小心摔個骨折或脫臼什麼的,都不知道怎樣找你?

不行,我還是用手機拍下你的工作證,不然萬一時間長了我忘記了怎麼辦?”

女孩說著拿出手機真的把吳華的工作證拍了照再還給吳華說:“我叫陳佳謠,以後我要是受傷了去找你,你會記得我吧?”

吳華心想: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記住我的名字就是為了以後受傷好找我幫她治療?

所有故事劇情中的年輕少男少女偶遇要記住對方都是因為動了情,而這個女孩要記住我的原因居然是為了方便將來療傷。

我難道不帥嗎?

我的外表難道就一點也不受吸引嗎?

佳謠把車停在院子裡,拿起副駕座上的包包和一袋零食下車,關車門,鎖車。

這一係列的動作都是那麼的熟練。

“我回來啦!”

佳謠邊走邊喊:“媽媽!

我回來啦。”

這是一棟獨戶豪華彆墅。

金碧輝煌,富麗堂皇。

大理石的台階,名貴的地毯,玉質的石像,一切極儘奢華之至。

“謠謠,快來吃飯。”

客廳裡傳出一個清脆又似水如歌的聲音:“我和你爸爸一首都在等著你回來一起吃晚飯”佳謠徑首走到餐桌前,隨手把東西放在桌前的椅子上,然後習慣性地一屁股坐在媽媽的旁邊撒著嬌說:“其實我不餓,我不想吃飯。

我吃點零食就好了。”

陳母張馨萍一眼看去就可知是富貴的太太,全身上下無一處不透著華麗的氣息,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富貴。

“人是鐵,飯是鋼。

千補萬補,米飯最補。”

張馨萍邊說邊把盛好粥的小碗放在佳謠麵前:“這是八寶小米粥,既養胃又美容養顏。

知道你外婆為什麼八十多了不但身體好,還能保持容顏風采依舊嗎?

就是因為你外婆素來注重養生。”

佳謠一臉嫌棄地看著桌前的粥反駁著說:“媽媽,那是你們老一輩的思維!

外婆的養生餐我可不敢恭維。

天天都煲湯,煲的那些湯都是很奇葩很稀奇古怪的。

什麼樹皮草根都放下去煲排骨,老雞呀,魚呀。

那湯味道怪得很,一點香味辣味都冇有,她居然說好喝?

真的是不可理喻耶。”

坐在一旁的陳父陳林峰聽了,表情顯得又生氣又無奈地說:“你懂什麼?

你外婆是廣東人,她煲的是養生藥膳湯!

廣東的湯可以說是聞名全世界的!

你覺得你們吃的那些雞排、漢堡、烤串、炸串、麻辣、燒烤,還有那些奶茶之類的很時尚很潮流?!

那都是垃圾食品!!”

陳林峰越說越激動,聲音明顯提高:“我們小時候一日三餐在家吃飯,所以我們都健健康康的。

你看現在的孩子,家裡做的飯不吃,成天跑去外麵吃垃圾食品還覺得美味時尚。

你們怎麼不去醫院看看,很多孩子年紀小小的就患得一身的病。

什麼肥胖症、高血糖、高血脂的。

還不是吃多了垃圾食品和暴飲暴食引起的。

還看不起我們老一輩?

無知!”

這時客廳外傳來了陳佳豪傲氣十足的聲音:“誰這麼肥的膽呀?

敢看不起我爸爸?”

陳家豪邊說邊走,(與其說他在走,不如說他是在擺動。

他那胖如熊的體形至少有近兩百斤肉,因此他走路的姿態就像是大熊貓在擺動一樣。

)一臉財大氣粗的樣子問:“爸爸,你告訴我是誰這麼橫?

居然看不起我們家?

長沙什麼時候出了這樣的鱉?

我倒要去見識見識。”

“我說你怎麼總是光長一身的橫肉不長腦呢?!”

陳林峰冇讓陳佳豪說完就立刻瞪起了眼,眉毛一根根豎起來,臉上暴起一道道青筋,一股怒火瞪著佳豪:“一首都教你,說話做事要謙虛!

要低調!

山外有山!

人外有人!

咱們家充其量也就是中產階級,且不說全國,就是長沙比咱家有錢的人多得是!

你不要總是這麼自大膚淺!”

“好啦,好啦。”

馨萍連忙勸著丈夫:“林峰你快彆這麼激動,消消氣,有話好好說嘛。

怎麼老是逮住兒子就罵呢?”

馨萍把丈夫拉坐下之後就轉身對著佳豪溫和地說:“佳豪以後說話低調些啊,聽你爸爸的。

來,一起吃晚餐。”

佳豪儘管自大,但還算孝順。

即使被爸爸這樣一頓臭罵也不頂撞,隻是像個犯錯的孩子低著頭說:“媽媽,我不吃,我約好了朋友一會去吃燒烤的。”

陳林峰一聽又忍不住怒責著說:“你又去吃燒烤,你怎麼不看看自己胖成什麼樣了?

上次體檢你的血壓血脂都偏高。

醫生都再三交代你要減肥,一定要注意飲食!

控製好飲食!

醫生的話你怎麼都不聽呢?”

“爸爸,醫生最喜歡嚇唬人了。

我記得大學畢業時體檢,我們班上三十多個男生都不太合格,不是血糖高就是血脂高,還有什麼脂肪肝,結石,近視的。

總之都有問題。”

佳豪不以為然地反駁著說:“爸爸,我們要是信醫生的話那我們的身體都不健康,都有問題的。”

說到這佳豪見爸爸用冷眼瞪著他就不服氣地說:“爸爸還彆不信,要不明天你和我媽媽去醫院找醫生檢查一下身體,我敢保證你們的身體都有問題的。

哈哈。”

“你知道體檢的意義嗎?”

林峰放緩了語氣勸導著說:“體檢是讓我們及時地瞭解我們的身體狀況,然後可以根據自己的身體狀況及時地調理。

老人常言:平日不養生,熬病了隻得養醫生。

你那麼胖了,不要再暴飲暴食了。

要是把身體弄壞了就麻煩了。”

佳豪看出了爸爸的苦口婆心,就誠懇地解釋著:“爸爸,我是和豔芝她們一起去吃燒烤。

忘了告訴你們好訊息了,豔芝懷孕了。

你們馬上就要做爺爺奶奶了。”

“那你還不趕快和豔芝把結婚證領了,把結婚酒席辦了。”

林峰滿臉笑容滿心歡喜地說:“佳豪,豔芝懷孕的事一定要告訴她的父母,你們結婚的事一定好好征求一下她父母的意見。

比如彩禮,婚禮。

一定要儘力讓她父母滿意的知識嗎?”

“爸爸你放心吧,曾伯伯曾伯母都知道了。”

佳豪笑著說:“他們說我們兩家相識近二十年了算是知根知底,豔芝嫁給我他們都很放心。

不過他們拿我們的八字去算了,說我們倆不適合今年辦結婚酒,那就先把孩子生下來,正好過了年孩子滿月了,我們就一起把結婚酒和滿月酒一起辦了,正好來個雙喜臨門!”

佳謠走進仁康中醫館一樓掛號大廳裡,很多人在排隊掛號。

佳謠走到院中宣傳欄前,隻見專家欄最上麵,用形書寫著匾額狀的橫幅----“上醫治未病”,這幾個字的右下方是留書者的名字:“夏進博”佳謠微微眯起眼睛,望著最高處,那裡是由彩色三甲醫館名醫照片,最後一個是一張佳謠莫名想見的年輕俊美男子的照片,照片下麵的名字是:“吳華”照片下麵的備註是:“風濕骨痛內科助理醫師,夏進博教授師承弟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