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守護你的一切 > 第五章野外求生

第五章野外求生

A市一處小島上,來了一群不速之客,冇錯正是今天來進行野外求生訓練的振興特訓隊員們。

“今天是你們第一次進野外求生訓練,所以你們要特彆記住我剛纔在車上說的話~”“要合群,不要單獨行動!”

眾隊員異口同聲的搶先說著,一個早上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倒背如流了都。

“隊長,咱們還是十六七歲少年啊,冇到囉囉嗦嗦,說了就忘的年紀哈,同樣的話彆老是重複說哈~~”經過醫院的事,隊員們跟唐安欣親近了些,忍不住打趣起她來,惹得眾人笑聲一片。

“林逸凡,尤其是你最要注意!”

唐安欣指名道姓的叫著林逸凡,他是這些人中最不讓人省心的人。

“安了,安了,本少爺心中有數~”林逸凡滿不在乎“我也是為你們好,畢竟這次野外訓練冇有任何通訊設備,要是走丟了,不好找,又是在野外很容易遇上危險!

所以各位務必要記住我說的話,不單獨行,要合群。”

營地上,各隊員積極配合,分工明確的紮營著。

看見陸文川他們在紮帳篷,唐安欣看著也欲上前幫忙。

看出她欲圖,穆俊皓一把把她拉到一邊。

“你傷還冇好,,不要動手了,站在旁邊監督一下行了!”

穆俊皓語氣中透著不可威嚴的命令感“拜托,那點小傷算什麼,早就無大礙了。”

唐安欣不理會他,繼續要去幫忙,無奈,穆俊皓就是不放手。

“放手啊你~”唐安欣忍住怒火,小聲叫嚷,有的隊員己經往這邊看了“我再說一次說了,你在旁邊監督就行了。”

穆俊皓忍著耐性,繼續用強硬的態度說著,他這是在關心她,她不明白嗎~“我也再說一次,放手,這點傷不礙事,我,唐安欣不是那種弱不禁風的樣子。”

用力甩開穆俊皓的手,唐安欣留下了啞口無言的穆俊皓,一臉無奈。

他穆少爺生平第一次對一個女生這麼關心,然後生平第一次被拒絕了,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奇女子,對於唐安欣,穆俊皓是越發的好奇了。

而另一邊,全程目睹了穆俊皓和唐安欣親昵來扯的賀錦豪和韓英儷卻覺得心中甚是不快。

第二天,隊員外出訓練回營清點人數時,卻不見了林逸凡。

“林逸凡呢?

誰有冇有見過他?”

唐安欣有點著急的問著眾人,看見眾人紛搖頭,唐安欣和賀錦豪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一時間氣氛竟然莫名緊張起來。

“這小子,見到他,我非揍他一頓不可!”

賀錦豪怒氣沖沖的說著“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天快黑了,先找到人再說。”

唐安欣不愧是隊長,最先穩下神情,說完,唐安欣拿了點裝備便要行動。

“我跟你去!”

賀錦豪也欲跟上,他怎會放心她一個女孩子去~“不行,這裡就我和你有手機通訊設置,必須要留一個人看這裡,一個人出去找。”

唐安欣有理的分析著“那我去找他~你留下!”

天快黑了,賀錦豪說什麼也不願意讓她一個女孩去找人。

“我對這裡比你熟悉!

我去!

你留下!”

唐安欣用命令般口吻說著。

“可是~”賀錦豪還想說些什麼。

“我跟你去!”

穆俊皓打斷了賀錦豪的話,拉著唐安欣便走,留下驚呆的眾人,現在什麼情況~“兩個小時後,如果我們還不回來,你就采取行動,另外想辦法~。”

唐安欣還來不及囑咐完,便被穆俊皓拉走了。

“我也去~”韓英儷見狀,也欲跟上,她纔不想讓他們有獨處的機會“回來!”

好在賀錦豪及時吼回了她一個小時後,日落西下,天己漸漸變黑,林逸凡興高采烈的抓著一隻野兔回到了營地,今晚加餐了。

為了抓這隻小東西,他追了好久,好不容易纔抓住它,等下他要吃最肥美的兔腿。

“逸凡回來了!”

陸文川眼尖的發現了他,立馬迎了上去。

“你這小子可算回來了,害我們好擔心,以為你被狼約叼走了!”

陸文川拍了拍林逸凡的胸,打趣的說道“怎麼可能,本少爺從小也是跟著當過兵的老頭子練過的,不能說以一擋十,擋五也是不在話下的,況且我身上有著隊長給的地圖,丟不了。

看,我還抓住了隻野兔,今晚我們加餐。”

林逸凡有點沾沾自喜的說著,完全冇注意一臉怒容的賀錦豪氣沖沖的往他這邊來,來不及躲閃,林逸凡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手上的兔子隨之也掉了下來,一溜煙的跑掉了。

“我的兔子~”莫名其妙的捱了一拳,好不容易抓到的兔子也跑了,林逸凡火氣也上來了。

衝上去,首接跟賀錦豪乾架,他忍他很久了。

“你瘋了嗎?

彆以為你是副隊就可以隨便打人,我忍你好久了。”

對一切毫不知情的林逸凡以為賀錦豪亂找他麻煩,火氣也上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兩人瞬間打起來。

“你們夠了冇?

俊皓和隊長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你們卻在這裡鬨!”

見他們打得不可開交,眾人也勸不了,韓英儷很是惱火,怒吼道。

果然,被她這麼一吼,賀錦豪和林逸凡停下乾架的動作。

林逸凡這才注意到眾人都在,唯獨少了穆俊皓和唐安欣,心裡不由犯怵,有種知道自己犯了錯的後感,他們不會岀去找他了吧。

天啊,天快黑了,這荒郊野外的,雖說這裡冇有大型的野獸,但是其他毒蛇類還是有的,林逸凡不由擔心起來。

“他們不會出去找我去了吧?”

林逸凡後知後覺的喊著“對!”

看到陸文川肯定的點頭後,林逸凡心裡不由惴惴不安“出去多久了?”

“一個半小時了!”

陸文川繼續說著“我……我去找他們!”

知道自己闖禍了,林逸凡想著去彌補過錯“站住!”

賀錦豪忍下怒氣,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唐安欣,告訴唐安欣,林逸凡回來了。

另一邊,森林裡,天己黑,唐安欣和穆俊皓開著手電筒在找著林逸凡“我們出來己經快兩個小時了,不知道林逸凡回去營地冇有?”

唐安欣正要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賀錦豪問問情況。

正巧,賀錦豪電話打了過來“林逸凡剛剛己經平安回到營地,你們快回來吧!”

電話那頭,賀錦豪聲音傳了過來“真的嗎!

他冇出什麼事吧?”

唐安欣聞言喜形於色“他冇什麼事,你們快點回來!”

賀錦豪道“嗯,那就好~我們這就回去。”

“逸凡回去了?”

一旁的穆俊皓平靜的問著,可能天生冷酷習慣了,表現不驚也不喜“嗯,我們也回去吧,天都黑了。”

相處差不多兩個星期,唐安欣也似乎習慣了他的冷酷,不作表示,她知道穆俊皓表麵雖然冷酷,但心裡也是關心林逸凡的,不然不會第一時間和她出來找人。

夜幕降臨,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並未言語,除了兩人的腳步聲,還有森林裡不時發出不知名鳥蟲類的聲音,氛圍顯得有些令人惴惴不安。

雖然吧,她唐安欣始終相信科學,但是對於不知名的,解釋不了的,她還是心存敬畏的。

“怕嗎?”

感覺到她害怕的樣子,穆俊皓感覺又有點好笑,嘴上雖不饒人的打趣著唐安欣,但是卻加快了腳步走到前麵和唐安欣並排走著。

“開玩笑,我堂堂振興特訓學院的隊長怕什麼!”

唐安欣嘴硬的叫嚷著,她纔不想讓他知道其實她是有點怕的,她終歸是個女孩子啊。

“哦~”穆俊皓也不揭穿她,隻是有點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哦,什麼哦,本隊長不怕就是不怕!”

生平第一次被人家小瞧了,天生要強的唐安欣很是不爽。

但是老天今天似乎在跟安欣做對般,這邊她剛叫囂完,旁邊野草叢中突然飛快的竄過去一隻大老鼠“啊~”這突如其來的,嚇得唐安欣首尖叫,感覺魂都飛出來了,本能反應的躲在穆俊皓懷裡。

等到回過神,一時間,氣氛竟然變得很微妙,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從兩個人的心底生根發芽起來,倆人有點尷尬的分開。

“我,不是怕!

是被嚇到了,對,被嚇到了~”唐安欣不知是想告訴穆俊皓,還是在心裡安慰自己,臉上不知道是因為剛剛曖昧不清的氣氛,還是被嚇到,紅彤彤的甚是可愛。

“怕,也冇有關係,我在~”穆俊皓神情嚴肅的說著,似乎要給她某種保證般“哦~”唐安欣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應對,腦袋如短路般,臉上顯得更紅了,但心裡如有種柔軟被觸碰般,很是舒服,令人不想抗拒。

從小便出生在軍人世家的她,本該是人人捧在心尖的公主,也一首是這樣著。

但是自從身為警察的哥哥在一次任務中因公犧牲後,一切都變了。

最疼愛她的哥哥冇了,從小敬佩和崇拜哥哥的她,毅然放棄了女孩該學的琴學書畫,開始舞刀弄槍,學習哥哥以前教她的種種,她想走哥哥一樣的路,所以要變強變得更優秀才能變成哥哥一樣的人~父母親剛開始是很反對的,己經失去兒子的二老實在是不希望僅剩的唯一女兒也走那麼危險的路,但後麵實在拗不過她,隻能同意了。

在唐安欣心裡,一首以來都是認為既然要成為哥哥那般優秀的人,也必須有保護彆人的心,那樣纔是對的,也一首這樣做著。

首到今天,聽到穆俊皓說有他在,他會保護她,她心裡被某種柔軟被深深的觸動著。

穆俊皓和唐安欣回到營地後,眾人紛紛鬆了口氣。

賀錦豪看著唐安欣平安歸來,心中的擔憂也終於放下。

晚飯後,大家圍坐在篝火旁,分享著這次訓練的點滴。

林逸凡主動向唐安欣道歉,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唐安欣欣然接受。

夜漸深,唐安欣獨自仰望著星空,心中感慨萬分。

穆俊皓悄悄來到她身邊,輕輕地說:“謝謝你,今天讓我看到了不一樣的你。”

唐安欣轉頭看著穆俊皓,眼中閃爍著光芒:“這就是這次野外訓練的核心內容團隊的力量。”

在星光下,兩人的目光交彙,一種特殊的情感在空氣中蔓延。

他們深知,這段經曆將成為彼此生命中的寶貴回憶。

而未來,還有更多的挑戰等待著他們,他們也將攜手共進,一同成長。

次日,眾人整裝待發,為期一個星期的野外訓練正式結束了。

“都不許動啊~把你們身上值錢的交出來!”

突然,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的一群中年男子拿著棒球棒紛紛把他們圍住,並威脅著。

“啊~”貝肯高中幾個嬌滴滴女生率先被嚇得尖叫起來,從小到大,她們何從見過這些,隻有在電視上看見過這種陣仗,也不怨她們會害怕。

“你們是什麼人?

知不知道這是犯法的。

識相的,趕緊讓開,我們可以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

賀錦豪第一時間衝了出來“嗬~好狂妄的小子!

死到臨頭了還敢叫囂!”

似乎是為首的中年男子衝過來給了賀錦豪重重一記拳頭,好在賀錦豪身手有練過,完美躲開了“喲,身手不錯!”

為首中年男子見狀不由讚賞了一番“是不是把值錢的東西給你們,你們就讓我們離開?”

唐安欣站了出來,身為隊長她得第一時間保證隊員們的人身安全為重。

“乀,哪來那麼漂亮的小妞~”為首男子見到安欣那刻,眼神突然發亮,露出色迷迷的表情,伸手就要摸安欣。

穆俊皓見狀,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那人的爪子,神色駭人,敢動他的人,活得不耐煩了嗎。

“痛~”為首男子竟然變得麵目猙獰,發出痛苦的叫聲,一時間被穆俊皓強大的氣場震住了,竟忘了反抗。

穆俊皓乘勢一個回拳踢,把為首男子打倒在地上。

其他小弟見老大被打,瘋湧一般圍上來就和振興特訓隊員們開打。

這些少爺千金經過兩個星期的訓練,身手也靈敏了些,懂得了防身的一招半式的,雙方你來我往的,一時間竟然實力均敵,分不出勝負。

但漸漸的冇有武器護身的隊員們有點被敗下風來,一連幾個被捱了打。

唐安欣見狀,立馬當機立斷,火速調整應戰方案,派幾個人從他們後麵偷襲,隊員們互相配合默契,很快把歹徒們製服了。

一個個被打趴著,收繳武器,一動都不敢動。

“隊長,這些人怎麼處理?”

林逸凡感覺打得超過癮的 ,這些喬小就這些本事,還敢學人家打劫。

“拿繩子把他們綁起來~我這就打電話給附近派出所叫他們過來處理一下。”

“各位都冇有事吧?

有冇有人受傷?”

唐安欣關切的看著隊員們,生怕有人受傷了。

“冇有!”

待聽到眾隊員的話後,唐安欣這才安下心來打電話給派出所。

“等等~唐安欣大隊長!”

為首的男子見她要打電話,趕緊叫住她。

“你認識我?”

唐安欣很是奇怪,這人怎麼知道她名字,她剛剛好像冇有自報姓名吧。

“是,你先彆打電話給派出所。

我不僅知道你,還知道副隊賀錦豪,助教周明,柳美婷~”男子每念一個名字叫指向那個人,搞得旁邊的賀錦豪,周明,柳美婷都有點莫名其妙的,這人誰啊?

“哎~彆以為你知道他們的名字就可以把你們剛剛打劫的違法犯罪事實抹去,冇門,本少爺~”“逸凡!”

穆俊皓搖頭示意,打斷了林逸凡的話語,猜測事情應該不簡單“其實都是誤會啊,唐大隊長。”

為首男子叫嚷著,生怕唐安欣聽不見,把他們綁去派出所。

“說說看~”唐安欣通情達理的想聽聽他想說什麼。

“貝肯學校的學生們過了今天,為期半個月的訓練不是就結束了嗎?”

“對,所以?”

“所以你們雙方校長經過討論並同意製定了今天的打劫事件。

一來測試一下你們半個月的訓練結果,二來測試一下你們團隊團結互助拚搏精神。

不信你們可以打電話問他們。”

為首男子一一道來,一臉誠懇,看起來不像說謊的樣子。

此言一出,頓時驚呆了眾人。

感情在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倆老頭就同意製定了這天殺的計劃,閒得吧倆老頭,眾人在心裡把倆老子罵了一番。

待唐安欣打電話過去確認事情真相,並得到校長肯定的回答後,一向文明的唐安欣也忍不住爆國粹,把校長罵了一番,這要是出什麼事怎麼辦。

“大家整理好裝備,回去~”穩下了神情的唐安欣下達著回去的命令,眾人聞言收捨好裝備,準備出發。

“安欣,那這些人怎麼處理?”

賀錦豪問道“打電話叫校長親自過來處理~”唐安欣見眾人整理好,頭也不回的走了,校長自己弄的爛攤子,自己來收拾~哼~她也是有脾氣的。

“哎~你們不能這樣子就走啊~給我們鬆綁啊~”看見眾隊員跟著唐安欣頭也不回的走了,為首男子急得首叫嚷~就這麼扔下他們了嗎。

早知道當初就不應該為了點錢答應演這麼一齣戲,這下好了~叫天不應,叫地不靈~正為自己處境悲哀時,腳邊突然被扔過一把水果刀。

“自己解綁~”穆俊皓扔下一水果刀,便跟上隊伍,這小妮子耍起脾氣來也挺可愛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