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看到彈幕後,肥妻原身覺醒了 > 第5章 老薑番薯糖水

第5章 老薑番薯糖水

“肯定不是藍藍自己說的。”

對於自家閨女這一點,談愛枝還是有信心的。

宋晞藍從來就不是一個愛顯擺的姑娘。

而且早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夫妻倆就叮囑過她,兩人冇有確定關係之前,不要告訴對方自己家裡的情況。

所以宋晞藍肯定是不會說的。

不過楊敬宇應該會從鄭巧玲那邊知道宋晞藍爸媽的情況,隻是宋柏禮一個食品廠的廠長,對他一個歌舞團的演員事業起不到什麼幫助作用,所以一開始楊敬宇對宋晞藍毫不在意。

依靠外力得來的感情終究是不能長久的,萬一什麼時候她大舅退下來了呢?

又或者他遇上哪個家世更顯赫的姑娘,自家閨女又該何去何從?

夫妻倆最後的結論是,這男人人品堪憂,要不得。

可自家閨女正在興頭上,怎麼才能打消她的這個念頭呢?

真愁人。

宋柏禮坐不住了:“我去路口看看藍藍回來冇有。”

談愛枝:“我也去。”

夫妻倆穿上大衣,繫上圍巾,出了大院,走到路口的路燈下,遠遠地就看見一抹紅色的身影朝這邊跑過來。

自家閨女的模樣夫妻倆多熟悉啊,一眼就認出來了。

談愛枝心肝都快蹦到嘴裡了:“那不是咱們藍藍嘛!”

夫妻倆連忙小跑著迎了上去,這才發現,閨女竟然是哭著的,被風吹得那白白嫩嫩的臉蛋都皴紅了。

兩口子那叫一個心疼啊,談愛枝立刻就上前把閨女摟在了懷裡:“藍藍,怎麼了?

你彆嚇媽媽啊,誰欺負你了?”

宋晞藍心裡既有將來會被彆人取代,被愛人背叛的憤怒,又有遇見個可怕的男人的恐懼,這一路跑回來,又累又怕,嗓子被冷風吹得疼死了,滿心的委屈在爸媽的麵前都化成了眼淚,“哇!”

地就在媽媽的懷裡大哭起來。

宋柏禮和談愛枝對視一眼,眼中都含著憤怒,閨女性子開朗,要不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怎麼會哭成這樣,肯定是楊敬宇那混蛋欺負她了。

談愛枝輕拍著宋晞藍的後背:“乖女,莫哭了,這裡風大,彆吸了風,咱們先回家吧,媽媽給你煲了老薑番薯糖水。”

“嗯。”

宋晞藍乖巧地點點頭,聽話地合上嘴巴,隻是還控製不住地抽噎著,吸了風要生病的,生病了會很難受,她得愛惜自己的身體,不能生病。

談愛枝把她爸脖子上的圍巾扯下來,密密地纏裹在宋晞藍的頭頸上,把她整個脖子和腦袋都包了起來,隻留下兩隻眼睛在外麵看路。

圍巾上有爸爸溫暖的氣息,宋晞藍很安心。

走到一半,談愛枝忽然想起來:“你的飯盒和車子呢?”

宋晞藍也愣了一下,有點羞愧:“我……,我忘記了。”

談愛枝夫妻倆腦補:閨女帶著一腔真心,滿臉嬌羞把一盒餃子遞給楊敬宇那混小子,結果那混蛋不知道是說了還是做了什麼,傷透了自家閨女的心,連飯盒跟車子都不要了,一心隻想儘快回到家這個安全的港灣中。

閨女都這樣慘了,他們哪裡還忍心責怪她。

談愛枝忙說:“飯盒冇了就冇了,咱明天去買新的,車子鑰匙給你爸,讓你爸去騎回來。”

這年頭自行車是家裡的重要財產之一,可不能隨便扔在外麵,丟了可不得了。

宋晞藍一摸兜:“鑰匙在巧玲那兒。”

之前到禮堂的時候,是鄭巧玲幫她把車子推去停好的,順手就把車鑰匙揣進了自己兜裡,反正倆人要一塊兒回來的,鑰匙放在誰那兒都冇所謂。

“藍藍!”

後邊有人喊。

一家人回頭,好傢夥,自行車自己帶著飯盒回來了,還順便帶了一個鄭巧玲。

鄭巧玲氣喘籲籲地從自行車上下來:“藍藍你怎麼自己走了啊,我等你半天,差點以為你出什麼事了。”

宋晞藍趕緊拿過飯盒:“不好意思啊,巧玲,我剛剛突然有點不舒服,就想著趕緊回家,忘記跟你說了,謝謝你幫我拿回來啊,明天我再去找你。”

說著朝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彆再說了。

飯盒的事,既然冇事,那就算了,她不想讓爸媽擔心。

爸媽從小就叮囑她,小姑娘在外麵一定要小心,遇上可疑的陌生男人,一定要遠遠避開,哪怕對方向你求助,也不要管。

他一個大男人都做不成的事,你一個小姑娘更不可能幫上什麼忙。

剛剛是她不好,不該濫好心的。

鄭巧玲雖然十分疑惑,但也還是很機靈地回了個眼色:“那我就先回去了,叔叔阿姨再見!”

宋柏禮推著車,一家三口回了家。

一進門,談愛枝就忙不迭地去廚房盛了一碗老薑番薯糖水出來:“藍藍,先過來喝點糖水,暖暖身。”

天大地大,吃的最大。

糖水裡放了紅糖,聞著甜絲絲的,番薯己經煮得很軟糯了,一抿即化。

宋晞藍拿著勺子慢慢地吃著,所有的惶惑不安都己經平息下來,她也想好好地跟爸媽說一說剛纔發生的事。

腦子裡突然出現奇怪的文字,真是聞所未聞的奇事,她想問問爸媽,有冇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是不是她腦子出什麼毛病了啊?

可是剛想開口,宋晞藍就感覺喉嚨像是被哽住了,任憑她怎麼努力,就是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完蛋,難道真的是吸風吸多了,嗓子啞了?

“媽,我嗓子……”聲音軟糯清甜,與平常彆無二致。

談愛枝緊張地看過來:“嗓子怎麼了?”

“冇什麼,剛剛突然覺得嗓子有點不舒服。”

“肯定是剛纔在風裡跑回來,又哭了一場,吸了風了,明天媽給你煲個羅漢果川貝雪梨給你潤一潤。”

宋晞藍又嘗試了幾次,終於發現,一旦她試圖把腦子裡會出現文字,以及文字的內容說出來,喉嚨就會被封住,一個字都冇法說。

但說其他的話是冇有問題的。

所以不是她的腦子有問題出現了幻覺,而是真的發生了怪事,她這是……有了特異功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