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穿越修仙文,但是疑似女頻?! > 第24章 就你TM叫心魔啊?

第24章 就你TM叫心魔啊?

-

心神領域之中,一道心魔自天地間的魔氣之中化生,憤怒,悲傷,殺意,貪婪,嫉妒。

一時間舒秋巧身上幾乎冇有體現的負麵情緒幾乎全部都激盪而出,融入了這一道心魔之中。

“還真是個不錯的本體,竟然如此純淨,若不是如此,我還真不能自天地之間凝聚出如此之多的負麵情緒!哈哈哈哈!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那心魔在心神領域之中馳騁,雖然剛剛出生,但是它還是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暢快。

如此純淨的本體化作的心魔,恐怕天底下都罕有第二個,而且這具身體的天賦還如此之好。

她相信隻要她占據了這具身體的主導權,彆說是在這片天地,哪怕是那所謂的上界,都不是不可能觸及的地方!

但是,還是要先走一走流程,嘗試著引誘一下這個本體的。

她在心神領域之中轉了一圈,聲音猶如惡魔的低語,直指人心。

“親愛的~你看,修行如此艱難,這具身體雖然天賦極高,但是還是不夠,不如我們獻祭個萬人,強化這身體的天賦,到時候我們修為一飛沖天,這天下哪裡是我們不能去的?

你不是想要以身代天嗎?若是冇有足夠高的修為,你該如何代天?想一想吧~隻要你答應,這些犧牲就隻會是必要的犧牲而已~”

不能聽信心魔的蠱惑.......

舒秋巧強行堵塞五感,儘自己可能的避開心魔的蠱惑,這心魔會從內心深處最大的渴望入手,一步一步的將人拖入深淵。

隻要抗得過心魔的蠱惑,再將其或是驅逐,或是鎮壓,就可以........

“嗯,挺好的,明天呢?”

“李夏?!”

李夏的聲音突然在心神領域之中響起,舒秋巧頓時渾身一個激靈:

“不是,這是我的心神領域啊,你為什麼能進來?!”

“早就說過了,我們是一體的,共生關係,我能進入你的心神領域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嗎?”

李夏聳肩,隨後看向那心魔:

“你的提議不錯,那明天呢?”

“什麼明天?”

心魔明顯一愣。

“不愧是舒秋巧的心魔,腦子也不太好使的樣子.....算了。你剛纔不是說獻祭萬人提昇天賦嗎?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那明天獻祭多少?”

李夏無奈,隻好解釋了一下。

“你......我......不是,哥們,你.......”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是真的感覺這個提議挺好的。”

李夏:認真臉:

“我之前就想要試試能不能實行這個計劃,隻是一直苦於冇有相應的獻祭方法,再加上舒秋巧的修煉速度也挺快的,才擱置了下來。”

“既然你來了,那就去實行一下吧,一天一萬人是有點太慢了,你是心魔又不會累,要不改成十萬吧,每天十萬。”

“記得,每天哦,先殺上個三個月幫我提升一下資質,有修為的丟去當倀鬼,冇修為的抽魂到萬魂幡.....人皇旗裡,不要浪費。”

“我.......”

心魔和舒秋巧麵麵相覷了一會,隨後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覺得吧......我之前自稱是心魔還是有一點...怎麼說呢,太唐突了。所以.....”

心魔深吸了一口氣:

“舒秋巧你彆攔我!我今天就要除魔衛道!!!!!”

心魔猛地衝上去了幾步,纔回過頭看向舒秋巧:

“不是,你真不攔我啊?”

“額......這個........怎麼說呢........”

舒秋巧尷尬的撓了撓頭:

“我這邊還是考慮一會攔著李夏一點比較好,就是你畢竟是從我身上脫生出來的嘛......”

“我怕你回頭給李夏打的太難看了會有點不.....不太好。太多血腥場景會不利於我的身心健康的。”

“你?!”

心魔大怒,渾身上下魔氣迸發而出,刹那間恐怖的邪魔之氣就覆蓋了整個心神領域。

哪怕是舒秋巧在這等魔氣之下都感覺有一點心浮氣躁,渾身上下說不清的躁動不適。

“我今天就要將你們兩個全都葬........”

“嗯?”

隨著李夏的一聲冷哼,剛剛那瀰漫在整個心神領域之中的魔氣頓時被全部壓製,全數被強行壓回了心魔的身體之內。

而心魔稍微顫抖了幾下,似乎是在做什麼掙紮,隨即就雙膝一軟,跪在了地上,渾身上下的魔氣猶如狂風之中的燭火一般搖曳不定,彷彿轉瞬間就要被撲滅一般。

“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心魔心神欲裂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渾身上下煞氣殺氣交織,如淵如怖,讓她隻感覺這個男人隻要再往前踏出稍稍一步,那恐怖的氣息就要將她整個壓成碎片!

跟這個男人身上的邪魔氣息相比,她恐怕就連地上的螞蟻都算不上!

“你如今隻是一個小小心魔,觀我如井底之蛙。”

李夏伸出手拍了拍心魔的臉頰:

“若是有那麼一天,你僥倖晉昇天魔境,見我便猶如一粒蜉蝣見青天!”

“我問你,就tm你叫心魔啊?”

“我......我.......”

心魔顫抖了幾下,臉上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臉:

“大哥,麵對您我哪裡敢自稱心魔啊,要不您就叫我小魔魔吧......”

聞言,李夏抬手之間在這心神領域的虛空之中創造出了一片青石地板,隨後抬腳踩住心魔的頭顱,將她的臉在青石地板上摩擦了幾下,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不愧是我,講究。”

隨後他抬起頭看向那邊已經完全呆滯住的舒秋巧,樂了一聲:

“說真的,你的心魔和你一樣可笑。”

“那什麼......我記得一般來說麵對心魔的最後一步要跟她講講道理?咱這.......”

舒秋巧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