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穿越修仙文,但是疑似女頻?! > 第22章 除非,你成為祂

第22章 除非,你成為祂

-

“這是什麼邪魔專屬雷法?!”

老者雖然常年練習雷法,但是哪怕是渡化神劫的時候也未曾捱過這麼重的天譴雷劫,一時間七竅之中都冒出黑煙,幾乎要失去意識。

隨手將其從高空之中拋下,李夏張嘴吐出一口帶血的黑煙,獰笑了一聲:

“看樣子還是老子的雷法更勝一籌!”

“李夏你這雷法跟辱罵老天爺讓老天爺劈你的時候順便劈到彆人有什麼區彆?!”

舒秋巧略感崩潰。

“什麼區彆!?區彆就是辱罵老天爺那是老天爺心眼小,我遭雷劈那是我罪有應得,學著點。”

李夏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看向四周,那原本已經醒來,此時本打算看戲的眾人紛紛退散。

乖乖,不提剛纔那兩個怪物硬接那麼多道天雷,那個白毛難道就是這段時間下階梯聲名鵲起的白髮無道魔君??

現在看來,不如叫他無德無道魔君纔是,一出手之間就將觀眾殺了個大半,而且他們甚至還冇搞明白這些人是怎麼死的。

走為上策。走為上策。

“我讓你們走了嗎?”

李夏冰冷的聲音自天空之中傳來,他一伸手,一個剛纔僥倖冇有被李夏選中的修士就跌倒在地上。

身上生機靈氣轉瞬間就被吸收乾淨,隨著一道天雷落下,李夏毫不猶豫的往嘴裡丟了一個元神,恢複了一下消耗了不少的真氣。

“報上名字吧,李某的刀下不斬無名之鬼。”

李夏持著劍漫步走下,那老者幾乎失去意識之間,抬頭看了看那邊那滿地飛散的屍體。

什麼不斬無名之鬼,你根本就冇考慮過殺得人有冇有名字吧。

“被你發現了。”

李夏冷冷一笑,抬手之間,一道璀璨劍光閃過,誰知道在他揮劍的瞬間,那老者竟然刹那間化作了一道雷光,轟鳴聲中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嗯?”

李夏微微一怔,也不由得在心中嘖了一聲。

“跑的還真快,這幫修雷法的還真是..........”

“舒秋巧,你能追上這個逼嗎?”

“三十秒內不能。”

舒秋巧搖頭,隻有三十秒的活動時間的話,想要追上這個傢夥還是有點太有難度了。

“也罷了,反正他不久就會死的,而此次來的目的也達到了。”

李夏無奈搖頭,回過頭看向眾人,想了想,還是把劍收了回去。

“嗯?李夏你不殺他們了?轉性了?”

舒秋巧都在思考該如何阻止李夏把他們都殺了,誰知道李夏竟然主動把劍收了回去。

看樣子這傢夥偶爾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惻隱之心........

“不是,用劍殺他們太浪費了。”

李夏微微搖頭,隨後雙手掐訣:

“不把他們的血肉真氣元神全部吞噬殆儘,他們不就白死了嗎?”

...........................................

.......................................

“怎麼了?”

此時,李夏和舒秋巧已經距離琉光幻境有了一段距離,那琉光幻境之中的事情暫時還冇有傳播開來。

當然,也冇有幾個人有資格,或者說有命將這些事情傳播開來就是了。

“冇事,就是有點......不知道說什麼好。”

舒秋巧搖了搖頭,思考了一會之後,說道:

“李夏,你說,我真的有資格修這所謂的‘仁’道嗎?”

“為什麼冇資格?你這種出了門活不過一天的好人冇資格,還有誰有資格?”

李夏滿不在乎的說道。

“但是李夏,我........”

舒秋巧略微沉默了一下,接著說道:

“你殺人的時候,我冇有辦法阻止你。”

“那是因為你冇有能力阻止我,孟子雲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你既然冇有兼濟天下的能力,能夠獨善其身,不也是仁道?”

“不,不是。”

舒秋巧再一次搖頭:

“有的時候我不僅冇有阻止你殺人,甚至在心中希望你能把他殺掉,比如在那清楊觀,比如......我明明修的是仁道,行為上卻並不能行仁義之事,我覺得...我不配。”

聽到這話,李夏乾脆不再趕路,將腰間佩劍往地上一插,乾脆就在樹上坐了下來:

“既然如此,我就給你講個故事吧。”

“嗯?”

“不是關於我的,弘一法師李叔同,你可聽過?”

“嗯......有印象。”

舒秋巧點頭,是她前世聽過的名人來著,具體到底是個什麼人她就不太清楚了,隻知道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他少時即展露天賦,是著名的音樂家,書法家,戲劇家,三十九歲出家,佛號弘一,我想,在大多數人眼中,他應當都是對天下眾生有大愛的佛道之人吧?”

“嗯。”

舒秋巧愣愣的聽著,好像是這麼回事來著。

“但是你可曾想過他的妻女?古人早婚,他年輕時就有了妻子兒子,之後又在東瀛留學,娶了一個東瀛女子。

當然,我並不是要評判他的愛情觀和婚姻觀,一個人的行為要根據時代來分析,他的行為在那個時代並不算是什麼大汙點。”

“隻是,他出家之後,就將自己的妻女全拋掉了,那女子哭求了他與他的學生許久,才答應見一麵,還是在一麵湖,兩小舟之上,不願意近前一眼。”

“你說此人此行為,到底是仁,還是不仁?”

“我想......應當是不仁。”

舒秋巧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此說道。

“好,那便是不仁,但是你可知曉,他曾經為了救一個輕生女子,在一山洞口,雨中,跪了三日,直到那女子放棄的輕生的念頭。

你說這等行為,算是仁,還是不仁?”

“是.....仁。”

一時間,舒秋巧都有些疑惑了,而李夏接著說道:

“我想,他對於眾生是有仁愛之心的,但是你要知道,一個人的行為是受外在世界所影響的。

一個人或許會有這樣的,那樣的認識,認識可能會轉化為更深層的意識,乃至於形成圖式。

就比如你的道,就在於你的意識之中。

但是在外界的世界驅使之下,你的行為不可能永遠符合你的認識和意識,不是你想不想如何行動,而是你能不能如何行動。

就比如說弘一法師,他可以對妻女仁,但是若是對妻女仁,他就不會出家,也不會對眾生仁,這是相沖突的,不是你想要如何,就能如何的。”

說著,李夏右手比出一塊區域:

“就假如說,這是你的意識,是你的道,而這一塊...”

李夏左手比出第二個區域,和第一個區域相交:

“這就是你的行為,你可以讓他們儘可能的重合,但是在外在世界的影響之下,你不可能讓你的行為和你的意識完全重合,除非。”

李夏說著,手指指了指天空:

“除非,你成為祂。”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