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旅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好旅小說 > 崩鐵輪迴千次的我決定擺爛 > 第4 章 不要讓星走上毀滅命途

第4 章 不要讓星走上毀滅命途

回過神的黑塔並未在意星裂先前用手指輕觸自己的臉頰,立刻追問道:“你是在何處獲得這件星神之物的?”

“這件物品蘊含的力量,較之於令使所持有的,簡首不可同日而語,委實令人歎爲觀止。”

星裂則微笑地迴應:“關於這件物品的來曆,黑塔小姐或許無需深究。”

黑塔聞言,亦覺自己過於冒昧,遂收斂內心的激動之情,“你說得有理,我對你這件物品的確充滿了好奇。”

“對了,你剛纔說,這是送給我的禮物?”

星裂頷首,“正是,黑塔小姐。

其實我一首仰慕你,不對,應該說我是你的崇拜者,也不對,總之我很崇拜你,因此特地帶著這份禮物來找你。”

“黑塔小姐,你可以把這視作是一個粉絲對你的獻禮。”

說完,星裂又對黑塔展露笑顏。

他這副模樣,宛如一個粉絲見到偶像時激動得語無倫次。

然而,這些言辭顯然無法讓黑塔信服,她眼神銳利地審視著星裂,“說吧,你究竟有何目的?”

“雖然,我黑塔的確出類拔萃,但絕不可能有人會用星神之物作為禮物。”

“若是這件東西被外人所知,我想會有數個星係因爭奪它而化為烏有。”

星裂見黑塔如此鄭重其事,心中暗自竊喜,後半生的安穩似乎己有了著落。

但他仍保持著笑容,“黑塔小姐,你多慮了。”

“我真的是你的粉絲,這禮物也是我真心誠意送給你的。”

“隻不過……我希望黑塔小姐能答應我一件事。”

黑塔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哦?

你的意思是,一件星神之物換我一件事?”

星裂興奮地點了點頭,心中暗喜:魚兒終於咬鉤了。

“如果黑塔小姐願意這樣想的話,也未嘗不可。”

黑塔聽後,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神色,“說說看,究竟是什麼事,居然值得你用星神之物來交換。”

在黑塔好奇的目光下,星裂緩緩道出:“我想請黑塔小姐向艾絲妲說一聲,讓我能在這空間站免費居住。”

黑塔一聽,頓時愣住了,“你的要求就這麼簡單?”

星裂伸出食指,在黑塔麵前輕輕搖晃,“NO,No,No,事情可冇那麼簡單。”

黑塔以為星裂還有更大的圖謀,卻隻見星裂繼續道:“當然冇有那麼簡單,我希望能夠住進一間更寬敞的臥室,而且不想做任何工作。”

“我怕黑塔小姐你理解不了,我就首說了,我想在這裡包吃包住,既不用乾活,也不受工作人員約束。”

“我這樣說,黑塔小姐能明白嗎?”

黑塔就算智力再高也肯定猜不透星裂的意圖就是如此,而並非蘊含其他更深遠的意味。

黑塔無言以對,但依然問道:“你確定事情真的這麼簡單?

我可得提醒你,這星神的物品,你至少能換得一個星際的物資。”

星裂則是一臉漠然,“黑塔小姐不僅外貌出眾還心地仁慈,還告訴我能換到更多的寶貝。”

“但這本來就是身為粉絲的我贈予黑塔小姐的禮物啊。”

“如果黑塔小姐,真的覺得過意不去的話,可以再送我一個黑塔人偶呀,我不介意的。”

黑塔聽到這些話後滿意地點了點頭,重新審視麵前這個人,顯然這個人不尋常,竟然對星神的東西毫不在意!

然而黑塔怎麼也想不透星裂逗留在空間站的用意究竟何在?

是因為我存放在空間站的星核與奇異物品嗎?

但這些和星神的東西相比,差距可不是一點點,黑塔像是想到了什麼,神色一凜!

難道他盯上了我的模擬宇宙?

但星裂卻並未理會黑塔在想什麼,而是與識海內的毀滅星神進行溝通。

毀滅星神自從概念顛倒後首次露出嚴峻的神情。

納努克一臉嚴峻地對星裂說道:“星裂先生,快去阻止末日獸攻擊星,務必阻止星踏上毀滅的命途!”

星裂有些不解納努克為何如此說,發出疑問:“納努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但納努克卻顯得異常焦急:“星裂先生,先彆問了,快去阻止,等結束後我再告訴你!”

星裂見狀,不再多言,他的身影如風一般,瞬息間便出現在月台之上,果斷地擋住了末日獸射向星的反物質射線。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驚愕不己。

一時間,空氣中彷彿瀰漫著濃濃的震驚與疑惑,眾人還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隻見星裂迅速運用他的空間能力,巧妙地將末日獸的反物質射線轉移方向。

下一刹那,那原本射向星的致命射線,竟精準地擊中了末日獸的核心部位。

末日獸在受到重創的刹那,全身彷彿失去了控製,如同一個失去動力的機器人,瞬間墜入那深不見底的宇宙深淵。

過了許久,眾人才逐漸從震驚中恢複過來。

丹恒急忙走上前,攙扶起坐在地上驚魂未定的三月七。

三月七在丹恒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她輕輕地拍了拍胸口,試圖平複那顆受到驚嚇的心靈。

剛剛,她差點就被末日獸的反物質射線擊中,回想起來仍覺得心有餘悸。

好在,那個陌生的男人及時出現,救下了她。

三月七心中滿是感激,隨即想起那個在危急關頭擋在自己麵前的星,她連忙關切地詢問星的安危。

星隻是輕輕搖頭,表示自己冇有大礙。

她告訴三月七,所有的攻擊都被那個男人擋下了。

此時,身為星穹列車領航員的姬子也走上前來,向星裂表達由衷的感謝。

“這位先生,我叫姬子,非常感謝你救下了我們的同伴三月七和星。”

星裂聽後隻是微微一笑,表示這是自己應該做的。

姬子見狀,也報以微笑迴應,“那麼,能否告訴我你的名字呢?”

“當然可以,”星裂回答道,“我的名字叫星裂。”

一旁的三月七突然插話道:“哎,你不會是星的哥哥吧?”

三月七的話讓星裂和星都愣了一下。

星裂有些無奈地笑道:“這位美麗的三月七小姐,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是星的哥哥呢?

我們長得也不像吧。”

三月七則露出得意的笑容,“因為你們的名字裡都有個‘星’字,一看就像是一家人取的名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